© Copyright 2020 | Law Office of Elva Wang, PLLC | All Rights Reserved

Principal Office Located in Houston, Texas

Terms & Disclaimer 免责声明

Search
  • Elva Wang

杂谈:学钢琴的那些事儿【续】

在上一期的杂谈中,我简单分享了自己曾经作为资深琴童的经历与感受。谢谢大家对上一期的关注与喜爱。这一期,我们接着聊家有琴童的那些事儿。


我们先给钢琴琴童一个定义:钢琴琴童是指通过固定小课老师指导,规律上课,以较高的频次为钢琴学习付出练习时间的少儿。所以,以下几类严格来说不能算作钢琴琴童:

  • 买了一支玩具钢琴或电子琴的 (非正规或传统钢琴)

  • 在“一对多”,“大班课” 学习乐器的 (无固定小课老师)

  • 午夜梦回,突然想起很久没有找钢琴老师上课的 (上课不规律)

  • 一个月不碰钢琴,突然兴之所至,掀起绒布,摆弄家中钢琴的 (练习时间过少、频次过低)

  • 参加工作后财力、时间有余裕,希望培养爱好、丰富生活的 (非少儿)

(参考并改动自知乎吴临风老师对 “琴童” 的定义)


每一位陪伴琴童学琴生涯的家长都是英雄;每一位坚持学琴的琴童也同样值得赞美。我个人的经历是,在我学习钢琴的八年里,我妈妈和姥姥每周风雨无阻地带我去老师家学习钢琴。我刚学钢琴的时候,北京还没有高速公路,也没有那么多环路。我妈妈每周要开将近一小时的车才能到钢琴老师家里。那时候,钢琴考级名额有限。为了能报上中央音乐学院十二月在清华考场的考级名额,我妈妈和姥姥在报名前一天晚上八点就到达清华考场,带着座椅和被子,在考场外等待一整夜,只为在第二天早八点开放报考名额时能帮我争取到一个席位。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乐理时,因为我年纪太小了,所以学校要求我妈妈在教室后面旁听。冬天考级时,即使冒着大雪,我妈妈也站在考场外几个小时不敢离开,因为怕我年纪太小,出考场时走丢。


我家人为我学习钢琴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,也付出了很多心血。同时,他们在练琴上给了我充分的自由,不会强迫我练琴。我个人并不喜欢练琴时家长坐在旁边,因为我会觉得紧张。我小时候经常在姥姥家练琴。虽然我在练琴上有充分的自由,但我在姥姥家练琴时压力一直很大。我姥爷音乐修养很高,于是每次我弹错或弹得不够好的时候,在家中的姥爷都能听出来。如果说我的琴童经历里有什么遗憾的话,就是姥爷太懂音乐了,所以我很难得到赞美。


上一期提到过,我不是一位特别喜欢练琴的琴童。我猜想,大多数琴童可能和我差不多。回想过去,我努力练琴有两个原因:一是好胜心趋使,一定要考级通过;另一个就是听到好听的曲子,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弹出来。激将法对我毫无用处。我不爱练琴时,也听到过别人家孩子刻苦练琴的故事。但这种故事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效果,只让我觉得别人家孩子骨骼一定很清奇,我等凡夫俗子无法效仿。如果您的孩子就是 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那么您简直是像中了乐透一样幸运,毕竟喜欢练钢琴的孩子太少了。


当年,对于大多数在中国上学的琴童,课业钢琴兼顾不容易。十几年前,我曾听一位国内的中学音乐老师抱怨,现在学钢琴的小孩太功利,就知道考级,就会弹考级的曲子。我倒不觉得这种功利心有什么错。毕竟应试教育下,除非目标是搞专业,否则很少有家长或者孩子敢真的投入很多时间精力钻研艺术。考级虽然是考试,但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琴童学习钢琴的兴趣。同时,琴童也可以在考级的成功中获得快乐。我当年就是一个热衷考级的琴童。


在国内应试教育下,音乐夏令营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但是,如果您孩子的学习环境和您家庭条件允许,您孩子也喜欢弹钢琴的话,美国的音乐夏令营是个不错的选择。美国最有名的音乐夏令营当属草山音乐学校,是曾经出过马友友等大师的规格极高的夏令营。我曾经在刘墉的一本书上看到过草山夏令营的介绍—— “音乐营占地二百多英亩,其中散布着由马厩改装成的一栋栋宿舍。屋顶是铁皮的,由于马厩原本不高,硬改成两层,所以伸手就能摸到天花板;加上窗子小得出奇,房间又只容转身,可想而知,夏天大太阳一晒,会有多热。更可怕的是营里的规矩——早上七点舍监就会像 “狱卒” 般一间间敲门,不到学生开门出来不停止。七点半得走到几百英尺外的餐厅吃饭;八点半准时,必须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开始练琴。” 虽然我是个自觉性不佳的琴童,但当我听到这种强制性并 “与世隔绝” 的训练方式时,竟会有几分好奇和憧憬。


对于大部分不以搞专业为目的而学习钢琴的琴童,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,学习钢琴的经历会对他们有很大的益处。有可能的话,琴最好要天天练,哪怕练习时间很短。这样,手就不会生疏,并且练一天会有一天的长进,琴童们也会对自己的钢琴技艺越来越有信心,对弹钢琴越来越有兴趣。有一天,当琴童长大成人,投入工作,既不以弹琴谋生也没有时间练琴时,学琴的经历仍旧会成为他们成长中最美好的记忆, 也会使他们受益终身。


作者:王戈 Elva Wang

作者简介:王戈 Elva Wang,美国德克萨斯州执业律师。Elva出生长大于中国北京。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毕业后,Elva赴波士顿大学留学。在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后,Elva在休斯顿大学法学中心攻读并取得法律博士学位。Elva曾在全球最大律师事务所大成律师事务所和美国政府机构Texas Medical Board实习。